文化

母親的期盼

稿件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時間: 2024-05-17 08:39:31
分享至:

  那是五月的第一個星期天,難得的一天休息,去商場逛逛,放松一下緊繃的神經。

  坐公交,在大石橋轉車。要坐的車久等不來,在長凳上坐下。

  坐在一旁的老太太湊過來,說了句什么,但馬路上汽車轟鳴,聽不清楚。我大聲問:“您說什么?”

  老太太貼在我耳邊,問:“閨女,今天星期幾啦?”

  “星期天?!蔽掖舐曊f。

  老太太一聽,立刻精神起來,說:“星期天了,我女兒今天來看我?!?/p>

  我點點頭,轉頭繼續望著公交車來的方向。不一會兒,老太太喃喃自語:“不知道今天是星期天,過的什么都不知道了?!苯又L嘆一聲。

  見她一直呆坐著,并不理會來往的車輛,我便問:“您在等車嗎?”

  她搖搖頭,指著馬路對面的一座大廈說:“我家就在大廈后面?!?/p>

  我點點頭,問:“您在等女兒?”

  “她從對面下車。對面的公交站沒有凳子,沒有樹蔭,坐在這里也能看見女兒下車?!?/p>

  她開始跟我聊天,說:“我平時一早就到旁邊的公園鍛煉身體?!蔽尹c點頭,說:“挺好?!?/p>

  以為和老太太的緣分僅止于此。但過了一會兒,老太太又湊過來,說:“能不能給我女兒打個電話,看她走到哪里了?”

  遲疑片刻,看著老太太期盼的眼神,我問:“她的號碼是多少?”

  老太太趕忙從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卷紙,小心翼翼地在手里展開。這是用小學生作業本自制的小本子,上面還貼著透明膠布。老太太從頭到尾翻了兩遍,都沒找到。她有些著急,手也開始顫抖。

  要坐的車快來了,我不忍就這么離開,便說:“我幫您找吧?您女兒叫什么?”

  “王艷?!彼f。

  我湊過去,和她一起把皺巴巴的紙一頁頁展開。我翻得有點快,老太太用手護著,唯恐我弄破了。

  又翻了幾遍,還是沒找到。老太太堅定地說:“上面有我女兒的電話!”

  只好再找。終于看到了“王艷”的名字,老太太如釋重負。

  按照上面的號碼撥了幾次,對方始終不接。老太太臉色沉下來,但她仍然固執地說:“我女兒在車上,她沒聽見?!庇謸軒状?,仍不接。老太太不再堅持,說:“不打了,你別誤車?!?/p>

  感覺王艷真的不會再接電話,我只好上車。站在車門口,回望老太太,她已經站了起來,準備離開??粗秦E的背影,我想起了媽媽。

  一年夏天,中午下了火車,走到家門口的那條小路上,看見院門口的媽媽,坐在輪椅上,茫然地眺望著遠處。

  我跑過去,蹲在她面前,看著那張布滿褶皺的面龐,我無法言語。怕媽媽看見我流淚,急忙躲到輪椅后面。

  而最令人心痛的,是有一次離開家時媽媽看著我的那種眼神。那次回家是臨時決定的,見我突然回來,媽媽一臉吃驚,激動地問:“咋回來了?”

  我說:“回來辦事?!?/p>

  找來指甲剪,給媽媽修好指甲。端盆水,好好洗把臉,以撫慰她那滿臉的皺紋和心中無法排遣的苦楚。燒壺熱水,一遍遍揉搓著那雙變形了的小腳……媽媽微笑著,看著我不停地忙這忙那,卻不知道我在心里正盤算著怎么跟她告別。

  聽說我還要走,媽媽比見到我時更吃驚。她近乎哀求地說:“住一晚,明天再走不行嗎?”

  我只是用“還有事情”搪塞她。站起來,故作輕松地跟她說“拜拜”,卻一下被媽媽的眼神深深刺痛了。那眼神,無法用言語形容,不敢直視。

  如果能從輪椅上站起來,她定會緊緊拉著我不放手。我的腿是自由的,媽媽卻有萬般無奈。這是一次永遠無法原諒的離別。

  一周時間在忙碌中過去,又到了星期天,再次在大石橋轉車。就在公交車開動的那一刻,突然想起那位等女兒回家的老太太。

  這一天是母親節,也許王艷正和她的媽媽一起愉快地準備午餐,享受著這普通又可貴的天倫之樂。

  如果我的媽媽還在,我也應該早早回到家里,跟她一起過節了。(眉豆)

>>><<<

母親的期盼

2024-05-17

  那是五月的第一個星期天,難得的一天休息,去商場逛逛,放松一下緊繃的神經。

  坐公交,在大石橋轉車。要坐的車久等不來,在長凳上坐下。

  坐在一旁的老太太湊過來,說了句什么,但馬路上汽車轟鳴,聽不清楚。我大聲問:“您說什么?”

  老太太貼在我耳邊,問:“閨女,今天星期幾啦?”

  “星期天?!蔽掖舐曊f。

  老太太一聽,立刻精神起來,說:“星期天了,我女兒今天來看我?!?/p>

  我點點頭,轉頭繼續望著公交車來的方向。不一會兒,老太太喃喃自語:“不知道今天是星期天,過的什么都不知道了?!苯又L嘆一聲。

  見她一直呆坐著,并不理會來往的車輛,我便問:“您在等車嗎?”

  她搖搖頭,指著馬路對面的一座大廈說:“我家就在大廈后面?!?/p>

  我點點頭,問:“您在等女兒?”

  “她從對面下車。對面的公交站沒有凳子,沒有樹蔭,坐在這里也能看見女兒下車?!?/p>

  她開始跟我聊天,說:“我平時一早就到旁邊的公園鍛煉身體?!蔽尹c點頭,說:“挺好?!?/p>

  以為和老太太的緣分僅止于此。但過了一會兒,老太太又湊過來,說:“能不能給我女兒打個電話,看她走到哪里了?”

  遲疑片刻,看著老太太期盼的眼神,我問:“她的號碼是多少?”

  老太太趕忙從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卷紙,小心翼翼地在手里展開。這是用小學生作業本自制的小本子,上面還貼著透明膠布。老太太從頭到尾翻了兩遍,都沒找到。她有些著急,手也開始顫抖。

  要坐的車快來了,我不忍就這么離開,便說:“我幫您找吧?您女兒叫什么?”

  “王艷?!彼f。

  我湊過去,和她一起把皺巴巴的紙一頁頁展開。我翻得有點快,老太太用手護著,唯恐我弄破了。

  又翻了幾遍,還是沒找到。老太太堅定地說:“上面有我女兒的電話!”

  只好再找。終于看到了“王艷”的名字,老太太如釋重負。

  按照上面的號碼撥了幾次,對方始終不接。老太太臉色沉下來,但她仍然固執地說:“我女兒在車上,她沒聽見?!庇謸軒状?,仍不接。老太太不再堅持,說:“不打了,你別誤車?!?/p>

  感覺王艷真的不會再接電話,我只好上車。站在車門口,回望老太太,她已經站了起來,準備離開??粗秦E的背影,我想起了媽媽。

  一年夏天,中午下了火車,走到家門口的那條小路上,看見院門口的媽媽,坐在輪椅上,茫然地眺望著遠處。

  我跑過去,蹲在她面前,看著那張布滿褶皺的面龐,我無法言語。怕媽媽看見我流淚,急忙躲到輪椅后面。

  而最令人心痛的,是有一次離開家時媽媽看著我的那種眼神。那次回家是臨時決定的,見我突然回來,媽媽一臉吃驚,激動地問:“咋回來了?”

  我說:“回來辦事?!?/p>

  找來指甲剪,給媽媽修好指甲。端盆水,好好洗把臉,以撫慰她那滿臉的皺紋和心中無法排遣的苦楚。燒壺熱水,一遍遍揉搓著那雙變形了的小腳……媽媽微笑著,看著我不停地忙這忙那,卻不知道我在心里正盤算著怎么跟她告別。

  聽說我還要走,媽媽比見到我時更吃驚。她近乎哀求地說:“住一晚,明天再走不行嗎?”

  我只是用“還有事情”搪塞她。站起來,故作輕松地跟她說“拜拜”,卻一下被媽媽的眼神深深刺痛了。那眼神,無法用言語形容,不敢直視。

  如果能從輪椅上站起來,她定會緊緊拉著我不放手。我的腿是自由的,媽媽卻有萬般無奈。這是一次永遠無法原諒的離別。

  一周時間在忙碌中過去,又到了星期天,再次在大石橋轉車。就在公交車開動的那一刻,突然想起那位等女兒回家的老太太。

  這一天是母親節,也許王艷正和她的媽媽一起愉快地準備午餐,享受著這普通又可貴的天倫之樂。

  如果我的媽媽還在,我也應該早早回到家里,跟她一起過節了。(眉豆)

一级毛页免费网站视频